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德國駐台官員對<擁抱綠能>的誤導



在今日台灣能源領域,德國是極為走紅的國家。各種能源論壇中,德國企業、學者、官員受邀比例極高。原因十分簡單,今日全球國家中,德國是唯一能源政策與民進黨政府能源政策極為類似的國家,德國廢核而擁抱綠能的政策正是蔡政府師法的對象。

上週台大社科院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舉辦了一場討論台灣能源轉型的研討會,會中邀請了德國在台協會施碧娜副代表擔任與談人。施副代表30分鐘演講中,自然大力吹噓德國能源轉型之成功。其演說實在問題多多,但因時間限制,在Q&A時段,個人僅簡短提出兩個問題:

1.施副代表演講中指出德國要在2020年達到其減碳承諾的手段之一就是關閉全部燃煤電廠。但在無風的夜晚,無核又廢煤,試問德國電從那裏來?

2.德國能源轉型的後果是電價為台灣3(台灣每度電3元,德國10元),台灣真應向德國學習〝能源轉型〞嗎?

代表針對個人問題天馬行空的回答長達10分鍾,其誤導程度令人嘆為觀止。但在其回答後主席宣布散會,無法進一步請教,僅在此提出進一步質疑。

針對個人第一個問題,代表首先指出德國可由法國進口核電,由捷克進口煤電。但隨即強調這不是德國的目標,德國的目標是以電池儲存綠電以取代煤電及核電。

吾人可先檢視德國綠電供應現狀。德國目前綠電已發展到極致,綠電裝置容量(97GW)已超過全國尖峰負載(83GW),目前綠電已提供德國近30%電力,並有大量綠電輸往鄰國。但重點是德國是貼錢將綠電輸往鄰國,如果電池儲能在經濟上可行,德國何需貼錢輸出綠電?在今日即可將綠電儲存自用。

要取代核電及煤電(總供電量超過50%),再生能源裝置容量較今日要至少倍增。因目前綠電裝置容量已超過尖峰負載,表示新增之再生能源產生的綠電要全部〝儲存〞。2020距今不過3年,要將今日〝儲能〞幾乎為零的電池增加到可儲存取代核電及煤電電能的電池可能性是零。這種回答是極為不負責任的誤導。實際上因核電減少,德國在過去幾年大量增建燃煤機組。燃煤機組運轉壽命40年,德國人會在機組運轉10年內將其除役的說法也是不切實際

我們聽聽真正主管經濟及能源兩大部會的德國副總理葛布利(Sigmar  Gabriel)怎麼說。經濟學人報導葛氏說〝我們要認清同時要廢核和廢煤是不可能的〞。葛氏還說〝很明顯2020年的減碳目標是達不到的。三年並不長,三年後吾人不妨驗證代表的電池說是否實現。

針對個人第二個電價問題,代表先指出台灣電價太便宜是因為政府〝補貼〞之故。補助的定義是售價低於成本,其差價由政府補貼。但台電過去兩年都有數百億元的盈餘,何來政府補貼?台灣電價與美國相近,是德國電價太貴,不是台灣電價太便宜。

代表也指出綠電裝置成本很高,所以開頭價格很貴,但因為陽光及風力都免費,所以運轉數年後綠電會越來越便宜。個人實在震驚代表竟出此言。難道代表不知台灣綠電售電合約一簽就是20年,合約規定依固定電價保証收購20年嗎?何來〝 越來越便宜〞?

代表還強調德國電力為自由市場,自由競爭,用戶可買較便宜的電。不錯,自由市場競爭結果最便宜的價格就是每度10元,因為還有更貴的電。代表強調高電價對德國工業競爭沒有影響,但紐約時報曾報導德國工業界對高電價憂心忡忡。報導中引用西門子負責電力轉型的Mr. Udo Niehage指出〝電價實在太貴了,德國工業界將喪失全球競爭力〞。

德國能源轉型政策的惡果已成為各國〝反面教材〞,華爾街日報就曾以〝德國製造的能源危機〞Energy Crisis--- Made in Germany為社論標題取笑德國。

曾任英國環境與能源部首席科學家的馬階教授也嘲諷德國的能源政策:「德國人可能有不同的價值觀,他們不計成本,我們英國人對能源成本倒是很在乎的」。詳風傳煤〝能源大師臨終贈言─悼念馬階教授〞。

去年12月在台北辦了一場台德能源轉型論壇,台方學者對德方學者齊辛博士的說辭也一面倒的提出嚴厲質疑,各大報都曾詳細報導。

個人參加不少此類論壇,對許多德國講者之信口雌黃極為詫異,但問題是聽眾中有幾人能聽出其為強辯?代表長回答時,主席台上及聽眾中點頭如搗蒜者不在少數。

許多國人對德國極為崇拜,今日政府對德國〝專家〞極有問題的能源建言毫無判斷能力的照單全收是極為危險的現象。個人部落格有許多文章討論德國能源政策,或可破除許多迷思,各界不妨參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