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氫能?蔡政府別鬧了

本篇刊登於中國時報:

上週財訊雜誌刊登了一則〝獨家內幕〞:「蔡英文秘密推動台日氫能合作開發」http://www.wealth.com.tw/article_in.aspx?nid=9540&pg=1。文中指出蔡英文在十月中,秘令立委趙天麟前往日本,為「台日氫能合作」進行前置準備。個人讀畢該文後真是嘆為觀止。

話說從頭,2016年35日蔡英文參加了在高雄舉辦的「氫能城市論壇」。日方來了四位講者,大力宣揚氫能。能源外行人聽後,不免會以為氫能是海外仙丹,是新生科技。殊不知以氫為燃料的燃料電池在1838年已發明,並不是什麼新科技。

燃料電池在今日重為世人所重視,是因為以氫氣及氧氣為燃料的化學反應可產生無碳電力驅動馬達,帶動汽車,或可取代目前燃燒汽油有大量碳排的內燃機式汽車。氫氣車是否能與電動車競爭並不樂觀。但氫能源對減碳的貢獻主要在交通領域殆無疑問,世界各國無人將氫能源作為重要電力減碳的手段。聯合國IPCC報告中,發電端的減碳手段只強調了三種:核能,火電的碳捕捉(CCS)及再生能源,根本未將氫能作為電力減碳選項。



但蔡政府獨具慧眼,認為氫能是解決台灣發電困境的利器。蔡英文在高雄氫能論壇開幕致辭說:〝為了實踐「非核家園」,必須推動氫能,推動氫能是台灣能源轉型的戰略計劃〞。

當天論壇講者之一為日本電源開發株式會社前社長中垣喜彥,在其講演中有張投影片明列日本2030年電力配比目標。其中只有火力、核能及再生能源發電配比,氫能發電佔比為〝零〞。日本人很清楚,發展氫能是為了交通減碳而不是為了電力減碳。蔡英文誤會可大了。

中垣社長在演說中也說明該公司正在竹原,鹿島,高砂及西之沖山四廠址興建及規劃六部大型燃煤機組。日本人十分務實,深知電力還是得依賴恢復核電及興建煤電,對照今日蔡政府只知大力推動再生能源,真是高下立判。日本樂得有台灣這個小跟班,但如果了解蔡政府的氫能思維,必然會感到匪夷所思




蔡政府並進一步規劃將台灣建設成為〝氫燃料需出國〞,作為促進經濟活化的〝王牌〞。蔡政府的雄圖大計是以太陽能電解製氫外銷日本。自然界沒有氫礦,氫氣是種工業產品。目前全球主要是以天然氣及石油為原料,以蒸氣甲烷重組(SMR)製氫。電解製氫成本太高,很少人採用。要特別注意的是國外以價格低廉的煤電電解製氫都無法與以化學製氫競爭,今日蔡政府規畫以發電成本高於煤電3倍的太陽能電力電解製氫,之後還要花大成本將其降溫至-253C製成液態氫輸日,對成本到底有無基本概念,另人懷疑。

蔡政府今日能源政策荒腔走板最大原因在於其能源幕僚毫無實務經驗,太過天真,大力推動氫能即為顯例。可悲的是台灣就在這種盲人騎瞎馬的情勢下,步步逼進萬丈深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